被时光雕刻的女子

2019-03-14 作者:mryong   |   浏览(110)
    □ 疏 雨
    她身着旗袍时分外的美,眉梢眼角自带万种风情,记住她,是因为《倾城之恋》里她饰演的白流苏。
    张爱玲笔下的白流苏,有一双娇滴滴的清水眼,烂漫又精明,于乱世寻找着那一点人生和感情的寄托。白流苏曼妙风情之于陈数,是临水照花,是花来衫里,影落池中。美得不可方物的女子,要有与之相匹配的智慧才能从容驾驭自己的美貌,陈数无疑是这样的女子。
    她能按自己的节奏,听从“来自生命深层的声音”,离开工作了七年的东方歌舞团,放弃分到好房子的机会,去报考中央戏剧学院。她告诉自己:“现在去上学,是最好的时间,不能再晚了。房子我可以自己努力,自己买。”原来,她恬淡温和的外表下,藏着野心和勇气,如果,自己的努力撑得起自己的野心,那么,为什么不呢。活得漂亮的人,就是像她那样敢于离开舒适区,随时准备重新开始的人。
    她的聪慧不仅于此,刚刚中戏毕业的时候,她的作品并不多,她没有矜持于自己的才貌等着机会找上门来,而是选择主动出击,在自己收入非常有限的时候,拿出半年的收入去拍了一组旗袍的造型,然后给很多导演看,之后才有了她的《新上海滩》、《倾城之恋》、《和平饭店》。她成了继张曼玉之后,穿旗袍最漂亮的人。看过张曼玉的《花样年华》,几十套旗袍在张曼玉身上风生水起,风情妖娆。而《倾城之恋》中陈数身上的旗袍却是低温曼妙的,泛着含蓄幽微的光,不动声色的妩媚,瞬间把你袭击得片甲不留。她的成功让我明白“比野心和勇气更重要的是开放的心态和成长型的思维。”
    那日看《朗读者》陈数和董卿同框,都着一袭白衣黑裙,一对才情卓绝、惺惺相惜的璧人儿,一同站在舞台中央,一样的风姿绰约,一样的温婉知性。
    从《诗词大会》到《朗读者》,观众看到了不一样的董卿。三十二岁就在央视春晚舞台上大放异彩,且一站就是十多年,事业正值鲜花着锦的巅峰,她却悄然转身,赴美深造。正如她自己所说:“一个真正的聪明人不仅仅知道,他什么时候上场,还要知道他什么时候可以离开。”归来后,她以主持人和制作人的身份开始制作《朗读者》这档以“读书”为主要内容的节目,为我们打开了一扇窗。在这里,我们看到了耄耋老人许渊冲归来亦如少年的心,听他说:“生活不是你活了多少日子,而是你记住了多少日子。”认识了五十多年如一日坚守莫高窟的江南女子樊锦诗,还有她和丈夫“相恋在未名湖,相爱在珞珈山,相守在莫高窟。”的爱情。还有“秋爸秋妈”对一对自闭症孩子无微不至、不离不弃的爱。“果爸果妈”回忆捐献女儿器官的细节,感动落泪的同时,让我们相信人性的美好和温暖……
    在制作《朗读者》的时候,董卿常常说:“我永远都没有长大,但我永远都没有停止生长。”是的,漂亮的皮囊千篇一律,只有饱满厚重的灵魂才称得上惊艳。她的美,美在容颜,美在优雅,美在字字珠玑的聪慧和学富五车的底气里。
    这样渐入佳境的女子,起始是花丛中的一朵嫣红,最后变成最精粹的一滴金黄色的花蜜,她们都印证了一句西谚的注脚:所谓美女,是时光雕刻成的。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