开心赶个“尽头街”

2019-03-14 作者:mryong   |   浏览(122)
    □ 王雪梅
    年关将至,处处挤满年味。又到赶“尽头街”的时间了。弥渡人把春节前的最后一次街天称为尽头街。
    说起尽头街,还要从赶街习惯说起。不知从何时起,弥渡形成了“空三赶四”的赶集习惯,即弥渡(弥城)街、苴力街、寅街、新街轮流成为赶集日子。人们都会盘算好日子买买卖卖。所以尽头街没有固定的日子,就是年末的最后一个集市天。尽头尽头,就是每一年的尽头;尽头街就是每一年尽头的街子天。
    年末岁初,辞旧迎新,需要准备各种各样的年货,弥渡人就有了赶尽头街的习俗,其实赶尽头街就是买年货。年货琐碎繁杂,赶尽头街几乎是“全家总动员”,都凑到弥渡街上,形成人山人海,热闹非凡的景象。
    到了街上,全家人兵分几路,各理其事。老人忙着买灶君,马甲,香烛纸钱。灶君是掌管一家人祸福的神,腊月二十三日送灶君时烧了旧灶君,要在除夕之夜接灶君时贴上新灶君。接送灶君,祈福家人,老人买灶君便成了头等大事。
    女人们可算是家里的“厨神”“管家”,她们负责着家里的食物和衣物的采买,新衣一般提前几个街天已购买,尽头街时主要购买“年饭”食材。你可别小看一顿年饭,那里面可有大学问呢。一年辛苦到头,只盼来年有个好兆头,今年节余,明年吃穿不愁。“年年有余”是老百姓最大的心愿,这个美好的心愿就寄托在鱼的身上,女人们要买条大鱼,“鱼”和“余”谐音,年年有余。买完鱼,还要买些小菜,除夕夜的团圆饭里,少不了青蒜炒瘦肉,青菜煮大芋头。大芋头是弥渡特产,由于弥渡特有的土质和泉水,弥渡的大芋头个头大,比别处的更细腻,更柔润,更香粘。大芋头的吃法多,可煎可煮,可蒸可焖。弥渡人喜欢吃大芋头腌菜汤,喜欢吃老奶芋头。小时候,我们挑几个小个的芋头捂进火灰里,烧熟了当零食吃。慢慢地,弥渡人开发了新菜系,有了羊肉芋头,红烧牛肉芋头等。但过年吃青菜煮芋头,这和青蒜炒瘦肉一样,都是有寓意的,“蒜头”就是“算头”,青菜芋头,一青一白,就是“清清白白”。菜买得差不多了,如果还有多余一点的钱,还要买根甘蔗拿回家顶财门,甘蔗从头甜到根,来年一年甜到头。还要买几个橘子和苹果,吉祥平安也是我们最大的心愿!
    男人就要更忙一些。他们先要去买圆糖。圆糖是糖业品种的总称,包括米花糖、谷花糖、黄豆糖、小米糖、核桃糖、花生糖等等。当然也真的有圆糖,就是用糖稀(弥渡人用大米或玉米等加大麦芽熬制发酵的糖汁)把米花粘在一块做成的糖,可做大做小,大的有人头那么大,小的如核桃,印上彩色的花或可爱的小动物,或福寿字样,在中间埋一根线,可挂在屋里,也可提在手里。一般的人家,也就买点谷花糖和买几个半大的圆糖,买点米花,谷花糖孝敬老人,圆糖哄哄孩子,米花留着大年初一泡甜开水时加进里面,让甜开水又香又甜,更多些口感和祝福。买糖也是有讲究的:“肖家营人烧米酒,吴家营人做圆糖。”意思是说,肖家营人善于烧米酒,吴家营人做的糖好吃,所以买糖也要挑着吴家营人的买。买完圆糖,男人们不敢耽搁,忙着去买春联。
    尽头街,对于孩子也是有说道的。“若要乖,赶个尽头街”,我们小的时候,是听着这样的口头语被大人带去赶尽头街的。当时,孩子平时是很少上街的,一方面家里穷,带孩子上街,怕孩子要这要那,所以都千方百计地哄孩子在家里。另一方面,交通不便,带上孩子,孩子累了走不动时,大人不知道该带货物还是要背孩子。尽头街就不一样,孩子们可以欢欢喜喜上街,或许可以缠着大人买几个爆竹,买段红头绳,吃一碗寅街黄粉,然后可以和小伙伴们交流赶尽头街的心得和喜悦。
    赶尽头街,的确是件快乐的事,人们走在喜气洋洋,年味十足的年货街中,悠闲自得地观看琳琅满目的年货,慢慢挑选,慢慢购买。卖家不用担心卖不完,买家更不用担心买不到称心如意的。